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> 都市小说 > 98逆流红尘 > 252章 揭开谜底的丁香
    当姚辰及格韩菲被刷的消息确定后,中戏更看重内在的传闻几乎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但姚辰因为手握两个复试的机会,成为三姝的最大赢家。

    而韩菲因为专业功底欠缺火候,不出意外地被中戏二试刷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患寡而患不均。

    因此,即便晚餐是大名鼎鼎的官府私房菜,韩菲也兴致缺缺。

    官府私房菜门口,韩俊见曾华苦口婆心,韩菲还是眉头紧锁,于是上前敲了敲妹妹羽绒服的兜帽。

    韩菲转过身绷着脸,瞥了瞥哥哥,不耐烦地问道:“干啥?”

    韩俊冷冷地说:“我刚刚给你和妈订了明早回南京的机票,回去后专心准备复习和高考吧。”

    “呀!”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,韩菲顾不得生气,一窜三尺高:“我明天还要去北影复试呢,你干嘛让我回去?妈,你看啊,哥他不讲理!”

    韩俊再度敲敲妹妹的小脑瓜:“呵~既然知道明天要复试,就你这状态和打道回府也没多少区别吧?”

    曾华也明白儿子的用意,跟着劝说女儿:“你哥说的对,现在首要任务是集中精力准备北影复试,只要考出好成绩你就是最棒的!”

    韩菲豁然惊醒。

    没错,怨天尤人或者心烦意乱,不仅于事无补,反而会把明天的复试搞砸。

    韩俊替妹妹理了理帽子:“在你没成功的时候,永远向前看!”

    韩菲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只能乖乖听取哥哥和老妈的意见,跟着进入包间。

    五点三刻,精致的凉菜和名贵的酒水在桌面布置齐整,只等韩俊神秘的女性朋友一到即可以上热菜。

    “嘟嘟嘟~”

    韩俊接了电话,向曾华和汤妈交代一声便出去迎接。

    汤维心神不宁,时不时瞄一眼门口。

    桌子底下,汤妈轻轻踢了踢女儿的皮靴,示意汤维注意仪态。

    很快,韩俊带着一位精明干练的女生进入包间。

    在座的绝大多数都不认识,唯有汤维吃惊地叫出声:“丁香姐?怎么是您?”

    丁香姐是哪一位?

    汤维看起来和对方是非常熟识,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汤妈和曾华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丁香首先问候汤妈和曾华:“汤妈妈好,韩妈妈好!小维好,大家好!

    我是丁香,江工院管理系大四学生,艺丰文化华北大区总监,刚从市场回来准备向韩董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汤维很早就知道丁香内务督导的身份。

    后来,丁香被郑小军发配到华北,第一时间就联系并见过汤维。

    不仅阻止了原先收回五间画室的决定,更在其后多有照顾,所以汤维对丁香颇有好感。

    元旦艺丰股份改革之后,韩俊虽然转让股份卸任艺丰董事长,对外声称不再干涉日常管理。

    可从丁香刚才的话语中,汤维隐隐觉察出,韩俊仍然暗中关注着艺丰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那么,丁香对自己的特别照顾,看来是韩俊的意思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韩俊在做什么,但当时诸多纷繁复杂的事务堆积之下,他依然能惦记着自己和五间画室不受干扰,这份心思让汤维心底暖暖的。

    韩俊安排丁香坐在汤维身边,然后悄悄在汤维耳边说:“女骗子交给你了啊!”

    汤维想起之前对韩俊提到的猜测,顿时羞红到脖子根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我早就不记得这回事了,你个大男人还斤斤计较,小气鬼!

    不过,汤维的心情明显更加放松,和蒙在鼓里的丁香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韩菲也放下负担,与姚辰商量起明天的复试。

    曾华汤妈悄悄舒了一口气,误会解除,没事了!

    美餐一顿,心满意足的众人返回韩家院子。

    客厅里,韩俊给丁香倒上茶水:“师姐,这段时间辛苦你了。也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    丁香欠身接过茶杯,笑笑说:“还好啦,至少销售第一线的情况我都掌握了,也算是下过基层了。

    郑小军、徐贵和江浩的客户资料都拿到了,电子档发到韩董果果邮箱里。根据种种迹象表明,他们很可能要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那就让他们来吧?看看他们学到了几分能耐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他们那几下?我看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丁香嘴角泛起一丝鄙夷。

    当初韩俊不仅安排她担任督导时多有指导,又在放手艺丰时私下提醒,更在丁香与郑小军发生冲突时,深入交谈,最终说服丁香秘密调查郑徐江三人的不法行为。

    目睹艺丰高层争夺利益的闹剧,果真按照韩俊的猜测一步一步发展,丁香对韩俊的信任和敬畏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韩俊哈哈一笑:“那我会在江城开好香槟欢迎师姐涅槃回归!”

    丁香随即告辞。

    当她和汤维辞别的时候,一身正装地汤维主动要求送送丁香。

    韩俊自无不可,送到门口便回屋。

    送到巷子口,丁香端详着汤维,笑着说:“既然有话要问,怎么一路不说话呢?”

    汤维左右看看,咬咬牙问道:“丁香姐,当初你来京都,过问我和五间画室,是他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韩董确实提到过你,但没有让我特别照顾,只是让我从公司利益出发处理。

    其实我找你之前,专程走访了那五间画室。

    我认为你做的非常好,收回画室对公司弊大于利,所以,我是公事公办。”

    汤维再问道:“韩俊是不是一直掌控着艺丰?你是不是一直帮他做事?”

    丁香微微笑道:“韩董可能比你想的更厉害,我不仅为他做事,也为了公司全体同仁在做正确的事。其实,我很羡慕你!”

    羡慕我?

    汤维不明白丁香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艺丰崛起速度太快,巨额的财富使很多人迷失在纸醉金迷的虚幻景象。

    为了这些利益,有的人短短时间就沦陷了,贪得无厌不择手段,真的让我触目惊心。”

    丁香指了指了汤维:“你,经受住了威逼利诱,在艺丰暂时的黑暗时期,出淤泥而不染。”

    说完,丁香拦住出租车,向汤唯挥挥手随即离去。

    汤维觉得丁香的话另有所指,虽然隐约有些感悟,但又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不过可以确定的是,韩俊在艺丰高层内斗之前,就已经提前布局,丁香也是他留下的棋子。

    看来,韩俊并不是艺丰京都办事处那些人员所说的被逼退出,而是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目前,韩俊公开与丁香接触,意味着他已经掌控了局势。

    郑小军徐贵之流,应该没有多少日子可以蹦跶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