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林中文网 .50zw.,最快更新重生当学神,又又又考第一了!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乔乔,我刚才被你气糊涂了,有事跟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江承回来,直奔病房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云乔看向他,“我以为你都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走了,又回来了。”江承耐着性子说道,“我真有事跟你说,他的药都上完了,你先跟我出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不能在这儿说吗?”云乔无语。

    “……不能。”江承不满地瞪了顾庭爵一眼,又看向云乔,“你对他就这么信任?你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云乔不明所以地看了一眼顾庭爵,“怎么看不就是个人,还能是什么人……对了!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看顾庭爵的时候云乔就已经发现了,顾庭爵的表情比刚才更加隐忍,甚至因为忍太狠,额头上都冒出汗珠来。

    云乔立刻抓住江承,“正好,你先帮他解决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江承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他!”顾庭爵却是瞬间反应过来,脸都黑了。

    云乔笑了,“你需要的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就去拽着顾庭爵的胳膊,把人拽下床,“快点,磨磨蹭蹭的,待会儿扯到你伤口痛别怪我!”

    顾庭爵的脸漆黑如墨。

    江承还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,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云乔笑眯眯地跟江承解释,“人有三急,他现在非常迫切,而他的手没办法工作,你帮他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江承从没这么震惊过。

    他眼珠子甚至都快要瞪出来了,“你说什么!你让我干嘛?”

    云乔眨了眨眼睛,一脸理所应当,“你是男的呀,有什么不方便的?当然,你江大总裁的劳务费肯定很高,多少钱你跟他要呗,你是男的不帮他,难不成要我个女的帮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帮!”

    江承咬牙切齿,看向顾庭爵的眼神,简直想杀人。

    但他不帮忙的话,就只能是云乔去帮忙了,他怎么可能让云乔去帮顾庭爵解决三急问题!

    卫生间。

    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能快点吗?”顾庭爵咬牙。

    “草,你为什么不穿病号服配套的裤子!”

    “没来得及换……嘶,你扯到我了!”

    “呕!”江承气得要死,“我真是……我真是欠了你了!早知道当初在蓬莱的时候就弄死你!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顾庭爵冷笑,“我以为是你没本事弄死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顾庭爵我告诉你,阿莱是我的,我不管你揣着什么心思,都最好给我打住。”江承的声音很低,阴阴测测的。

    顾庭爵目光微凝:“阿莱是你的,但云乔不是。”

    扎心了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当初不珍惜的人是你。”顾庭爵声音很淡。

    直戳心窝。

    江承无法控制地手上用力。

    顾庭爵闷哼一声,眼中闪过一抹恼怒之色:“你他.妈有病!手往哪儿捏!”

    “……草,你以为老子想捏你,恶心死了。”江承立刻甩手,活像是捏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,“要不是她,我管你去死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就可以去死了。”顾庭爵眼神很冷。

    江承咬牙,“我现在去死,你正好叫她进来给你提裤子?恶心不恶心,什么垃圾玩意儿还好意思现。”

    “比你的毛毛虫稍微好点。”

    “顾天枢你说谁毛毛虫!”江承怒了,“敢不敢比比!”

    事关尊严,肺都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顾庭爵懒得理他,江承却不依不饶:“我不像你,故意贬低别人,我从来都实事求是,你最多就是个海参,我么,杏鲍菇了解下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声音有点大,云乔听见了。

    顾庭爵想吃海参啊,江承喜欢杏鲍菇?

    海参配杏鲍菇?

    很好吃的吗?

    云乔拿起手机下单。

    熊猫国的外卖简直是全人类的福音,随时随地手机下单,很快就会送达,太太太方便了,这是歪果仁在国外根本无法体验到的快乐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尿啊!”

    江承在一边上等得都不耐烦了,“我他.妈真的,我,我给你找护工总行了吧,我请客,一定给你找个高大强壮的男护工,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顾庭爵淡淡地道,“江总有钱的话,可以捐给福利机构,比如汤圆公益基金,会非常起到收到江总的善款。”

    “顾天枢你有病,我凭什么给你的公益基金会捐款?我傻吗?为什么给你请护工你自己不知道吗?少给我借着双手不便找事儿,一会儿我就把乔乔带走。”江承说。

    顾庭爵冷笑,“你大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特么尿不尿!不尿走人!”江承捂着鼻子,“不嫌臭的吗?”

    顾庭爵的目光落在江承的手上,顿了顿,“你,没洗手。”

    “我特么给你弄个裤子还要专门洗手?”江承都被气笑了,“那是不是最好再去消个毒啊。”

    顾庭爵看了江承一眼之后,缓缓地说道,“我只是觉得,你摸自己的脸之前,最好洗下手,当然你不愿意洗就算了,不过江承,这么多年去竟然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……”

    江承瞬间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刚才,用给顾庭爵服务的那只手,捂鼻子!!

    他的那只手,刚刚,刚刚不小心触碰到了顾庭爵的……啊啊!

    “顾、天、枢!”

    江承的怒吼声,差点儿没把卫生间给掀了。

    云乔在外面吓了一跳,连忙喊道,“江承你干嘛,你不会是趁着顾庭爵上厕所的时候偷袭吧,要点脸好吗?我真不敢信你是怎么击败别的对手拿到玉衡之位的!靠你的无耻吗?”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顾庭爵出来了,裤子整理的不太好,但好歹是没有不雅,也还罢了。

    “江承呢?”云乔问,“也在解决问题?你们俩有病啊,上个厕所上了二十分钟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在厕所干什么勾当呢。”

    顾庭爵不理云乔。

    云乔伸头看了一眼,之间江承在洗手台前洗手洗脸,拼命地挤人家的洗手液,更无语的是,这家伙居然用人家的洗手液洗脸,手和脸都洗了好几遍。

    “江承你在干嘛?”

    云乔看他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神经病,“是你家没水还是没洗手液?或者是没洗面奶,你搓几遍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