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我有一个扶贫系统 > 第四百二四章 丧事
    丧礼的第一天,鱼霏的表现,让聂家人看她的眼神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鱼霏心想,能不满意吗,从早站在晚,除了吃饭,她就没挪过地。

    晚上,聂恺守夜,鱼霏陪在侧,聂恺劝了几次,她没同意离开,语气坚定的说,“我陪你,等会你咪一下,我守上半夜,你守下半夜,估计明天的宾客更多,你有得忙的。”

    聂恺望着她淡蓝如宝石一般明泽的双眸,心下感动,心里的悲伤被冲淡了几份,温声说好,拉着她一起坐下。

    “晚餐吃饱了吗,我看你没吃多少,要不要叫秦奋给你再送一份。”

    鱼霏揉揉肚子,还真没吃饱,饭菜是凉的,味道不太好,她轻声问,“会不会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聂恺握着她的手,“这有什么。”旋即取出电话,拨给秦申,请他打包一份饭菜送过来。

    秦奋的动作很快,打了一个菜一个汤,送来还是烫的,应该是附近餐馆订的。

    两人围着一张椅子,鱼霏往嘴里扒饭,她怕聂家人突然过来,吃得有些急,聂恺手里端着汤,偶尔喂她一口。

    这件事他三年来常做,建温泉庄那儿,忙得没时间,吃饭没个准点,想起来饿了就吃,不饿不吃。

    她还要忙里偷闲的刷任务,脑子和手同时忙两件事,聂恺一有空就过来,最常做的就是追着她吃饭。

    然而这事落在聂母眼里就不对劲了,甚至想,儿子是不是对媳妇太好了。

    到底没上前打扰,她想着什么时候提醒一下小恺,媳妇不能太宠。

    鱼霏浑然未知,自家刚上岗的婆婆对她有了小小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慢点吃,够不够?”

    鱼霏白了他一眼,“你当我是猪啊。”

    聂恺失笑,女友,不,是妻子,可比一般姑娘胃口好,吃得不见少,却吃不胖。

    唉,他很愿意养只猪的。

    “别腹诽了,都写脸上了,”她是吃的多,没办法,面对美食,实在忍不住。

    聂恺轻咳了下,重新板起脸,汤勺举到她面前,“还喝吗?”

    “不喝了,有些咸。”

    吃惯了林笑做的美食,舌头都被养刁了,一般的食物只能算是填饱肚子。

    聂恺眸底含笑,冷峻的脸柔了几份,捧着汤碗把剩下的汤喝了。

    丧礼三天,接下来一段时间聂家都处在一片悲伤中,送走聂奶奶,聂爷爷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,鱼霏暗自用了药帮忙调理,但精气神这玩意不是药能养回来的,需要时间带他慢慢走出失去老伴的悲痛。

    聂恺与鱼霏虽领了结婚证,因为没举行婚礼,总觉得缺了仪式感,显得名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人是住进了聂家,两人各住各的屋,聂恺部队里忙,鱼霏工作也忙,那块地没填起来,她心里总掂记着。

    聂恺在家住了一周,先回了部队,临走前一晚,两人傍晚拖着手出去散步。

    聂家住大院,他单身到三十六岁,大院里的黄(老)金(光)单(棍)身汉,这不声不响地突然找了位貌美如花的媳妇,院里邻居们见到聂家新媳妇的,无不艳羡。

    无它,聂恺媳妇长得太美了,一张脸颠倒众生,气质冷傲如霜,是个冷美人,不好接近的样子,即便如此,也阻挡不了大院诸人对她的好奇与热情。

    没走一段距离,已经有好几拨人上来打招呼,看聂恺的眼神,一副欣慰不已的神色。

    聂恺淡定自然的将鱼霏介绍给邻居们,应付走最后一位嫂子,他牵着鱼霏往旁边一条偏僻的小道上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想安安静静地说会话,注定要失望了,刚转过一道弯,小道上传来一男一女的争执。

    聂恺本想拉了她就走,鱼霏却顿住,听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啊。

    她不走,聂恺只好陪着。

    男子气愤的声音清晰地传进两人耳里,“——秦冬冬你还要不要脸,恺哥他结婚了,你呢,就不能好好跟妹夫好好过日子,妹夫多好的人,你别仗着妹夫老实就欺负老实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事不要你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别找我打听恺哥的事,赶紧滚回娘家去,不然,别怪我把这事告诉爸。”

    男子冷哼一声,脚步声朝这边过来。

    鱼霏拉了聂恺转身就跑,跑了一阵,她放开聂恺,双手环胸斜睨着他,语气说不上太好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嘛,我这才领证,情敌就找上门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就想不明白,都多久了,秦冬冬结婚了对聂恺还不死心,别不再来一个苏梅红宁晚朝,一个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,机关算尽。

    区别在于,宁晚朝谋算成功,而苏梅红却失败了。

    鱼霏伸出手指在他胸口点了点,不爽道,“喂,我可不想发生绿芽婚礼上的那种事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聂恺低低一笑,捉住她的手指,上前拥住她,“我能理解为你这是在吃醋。”

    鱼霏神色一滞,吃醋,她在吃醋,她吃醋了,因为聂恺,咦,不对,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突然,她一拍额头,倏地想起,自已和聂恺结婚了嘛,吃醋不是应该的么。

    夭夭在系统里笑弯了腰,“鱼霏,你个二货,我觉得聂恺遇到你,实在是他不幸。”

    鱼霏摸了下鼻子,有点心虚,说出的话了一点底气也没有,“我不可以吃醋吗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不过我认为没有必要。”聂恺拖着鱼霏的手,往家里走。

    他说鱼霏不必吃秦冬冬的错,是因为,别看秦聂两家是世交,他虽经常见到秦冬冬,实际上,两人很少交流,秦家当年是有结亲之意,但聂恺一开始就拒绝了,宁愿和冯欢接触。

    秦冬冬对他来说就像熟悉的陌生人,勉强算是普通朋友,聂恺对秦冬冬的定位是,世交家的姑娘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站在门口的台阶上,聂恺轻声问,“真的不和我一起回去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难得回来,总要回那边看看,顺便处理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聂恺舍不得和鱼霏分开,在云台山,两人想见面,半个小时的车程就能见到彼此,不忙的时间里,他们基本每天碰面。

    京北离云台山太远了,来回要大半天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处理完事赶紧回云台山。”聂恺说。

    鱼霏点头说好。

    “表哥……表嫂,姑妈叫你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