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我家师父总撩我 > 394不好意思见了血
    这是报复吗?是那种不管怎样都讨不到好处,阿兰只是五味交杂的看着画像上的人,心一阵阵的痛,只是视若无睹的笑了笑:“放了我娘,此人我们真的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阿兰的手被那人拽起,身上的血一点点的印在那人的视线里,这才厉声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二牛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阿兰也在那一瞬间有些愣住了,那让人的莫名寒战的血迹,她只是脱口道:“我们在摆桌吃饭,杀了鸡,炖了鸡肉,不好意思见了血。”

    阿兰的心都在颤,手指也是放在自己的身后捏紧,娘还在他们手里,就更不能同他们硬碰硬,那样伤到只有自家人,这才不卑不亢的低下头道:“我们家就这么小的一个地方,你们大可自己搜去。”

    二牛只是上前拦着,他只是把这些人当成了坏人,握着拳头挡在那人面前,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现下二牛这样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,只是怒目斜视着那人,迎面一拳,那群人是不讲道理的,二牛身板硬实只是被打的脸上有些扭曲,只是淡淡的又横眼看着那群人:“不许你们伤害兰媳妇。”

    阿兰只是过去拦着二牛,这才道:“你们有时间再这浪费是觉得人跑的太慢吗?”她目光中似乎有了什么坚定的感觉,她要把这支离破碎的自由拼凑回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知道臧枳已经下落不明,就是他死了也不管她的事,只是这样阿兰让出了一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那人声音醇厚,身后的军队一排一排的,光气势就足够把一个小农妇给吓的不敢说话了,而这个女人竟然这样的神情,江商思只是淡淡的示意道:“女人我记住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进去搜。”顿时,本来容量就不大的小茅草屋竟然落得一个噼里啪啦的声音,趁乱之时,阿兰只是蹲下身子,想要裁开绑在娘手上的绳子,她痛苦的闭着眼睛,似乎是感觉到造孽的感觉。

    阿兰只是抱住了娘,她目光中也有一丝惋惜,只有这熟悉的味道,让阿兰恍然觉得好温馨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并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总共就那么那点地方,仍旧没有,江商思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阿兰,这才道:“去下一家。”

    阿兰只是一瞬间觉得心都放下来了,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好脆弱,不能收一点事情的打击,大家这才一起收拾了残局。

    良久门口走进来一个中年老女人,只是淡淡的看着一切,这才招呼娘,大家忙活的焦头烂额,阿兰不知道该怎么交代,因为二牛的嘴角有伤口。

    “娘,你怎么来了。”二牛只是淡淡的走了过去,一脸可怜兮兮的样子,用手捂着嘴角,这才道:“彩礼都坏了,我怕兰媳妇不要我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儿,这是怎么了?怎么还受伤了?”

    中年老女人只是淡淡的看着阿兰,这才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,这才道:“你是怎么管夫君的,这还没进家门呢?就这么让自己贴心人受这么大的苦。”

    阿兰看着娘只是淡淡的往前面走,她显然是不想叫自己失去这么一份可以出嫁的机会,毕竟自己的身体条件在那儿,她现在什么都不想说有的只是无尽的愧疚。

    “她婶子这事都发生了,都是因为我这个老骨头,刚刚来了一堆人,上来就把我这个老妪给绑了,孩子们都是为了我才这样,你也别生气了,大家都是好居里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好好看看自己的条件,我儿娶了她还委屈不成?这种事情要是在发生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其实她看那阿兰长的倒是美丽,就是眼睛有点不好使,可惜她儿智力有点问题,娶个媳妇很不容易,所以才会如此。

    二牛只是有些不开心目光中带着点兴趣不高的兴致,这才道:“谁都不能凶兰媳妇,不然我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中老女人多看了两眼阿兰,没想到她这么能讨他儿子欢心,以前的那些女人,二牛可都看不上,怎么就偏偏对一个人瞎子着迷呢?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是儿子喜欢她便也没什么能挑剔的了,毕竟她就只有这么一个傻儿子,阿兰是能够理解的,这才道:“婶子今天家里还有些新蒸的鸡肉,我去端上来,你尝尝?”

    村里人都是心眼子直转眼就好,这才眉开眼笑的对阿兰笑道:“暧,儿媳妇快去吧。”

    二牛只是坐在一边诺诺的什么话都不说,一直低头玩手指,这才听到阿兰要走,直接就跟了上去:“兰媳妇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“两个孩子真是腻歪,不如找个吉辰办了这桩喜事得了,最近外面有些不太平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寻思是这个理,刚刚的我护子心切关键真的很少有那么女孩子这么受我儿喜欢,阿兰这个儿媳妇我还是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”娘只是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阿兰只是到厨房的时候多停顿再一眼望柴房的地方,她总觉得有点诡异,后来二牛来了,她才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暮色苍茫映照着周围都有些不真实,淡淡的余晖带着些金灿灿的感觉,斜阳下的感觉似乎都在发散。

    柴房里阴凉潮湿的柴火垛子里,一个男人艰难的爬了出来,一身的黑色绸缎把自己的伤势隐藏的很好,他只是指尖着地,目光泠然的望着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这是一间很废旧的茅草屋,目光扫到之处,竟然皆是寒凉,他打量了这屋里的一切,似乎是有迹可循似的,这才抽出自己腰间的贴身匕首握住手里,疲惫的连眼皮都睁不开,只是望见了那个木担子。

    他受了伤,姜凉和他换了行装,代替了他,可是他们为什么又反过来追自己?臧枳不是傻子,江家人不可能如此不识抬举,那问题就出在赌徒和姜凉身上了,艰难地死里逃生,这才捂着自己流血的肩膀。

    臧枳只是闻到了一股潮湿的味道,像是发霉的味道,这才听到一丝的声音,似有些朦胧竟然听不清楚,这才坐在一边,等着晚上的时候在溜出去。

    被二牛拉着,阿兰这才把视线给收回,然后这才去了厨房,把菜板上的鸡肉给洗净,这才改了刀,自家的菜刀有些不锋利,锈迹斑斑的。

    二牛就负责把菜刀给磨的铮亮,二牛干起活来很认真,竟然别无二致,阿兰知道他也很想叫自己表扬,这才道:“你真是我们家的顶梁柱,我给你做鸡肉吃。”

    菜刀真的变得锋利了很多,阿兰用的还算得心应手,好在她的眼睛今天一直都在线,才把鸡肉切成薄片,下锅靠了靠,滋滋的声音在锅里响,一点点的香味蔓延了出来。

    厨房里有股饭香味道,阿兰只是在噪杂的厨房里,听见二牛欢呼声音,有的时候阿兰就在想,其实这样也挺好,至少能平稳的度过一生,可是又不知名的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兰只是被二牛环住了腰身,他好想是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把头埋在阿兰的颈窝里,然后只是低着头看阿兰做饭。

    阿兰只是笑着拿着大马勺一点点的掀锅,她并不反驳什么,因为这是她一直想.要的生活,被爱自己的人抱着,然后再厨房里淡淡的老去,这是何等的逍遥快活,田园般的日子自古都是很让人向往的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抱着兰媳妇感觉心里很舒服。”二牛直言不讳的说着,他只是用脸颊蹭了蹭阿兰的衣裳,这才抱到更紧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二牛想抱就就抱,我是不媳妇怕啥?而且我们不是还要一起生活吗?”阿兰只是笑的有些开心,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了一户好人家,过着这样的生活,想想都觉得很好。

    说话的功夫,阿兰已经把鸡肉盛了出来,她只是把手放在嘴边吹了吹,刚出锅的鸡肉有这丝丝的热气,淡淡的笼罩的一股暖意,阿兰这才手撕了一小块鸡肉送到了二牛的嘴里,这才道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二牛只是点了点头,这才要拉着阿兰像是手指破门而入,这才被阿兰叫住,她只是温柔的笑道:“东西还没拿呢?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对啊,还有东西呢?我来帮兰媳妇,我帮你拿。”说着二牛就争先恐后的拿着盘子往外走。

    娘还有婶子都在外面等着,她们两个看见阿兰还有二牛只是淡淡的笑着,草屋外面的空地被摆放了餐桌,条件艰辛,阿兰只是席地而坐,二牛只是学着阿兰,这才往一边也坐下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都很激动的样子,阿兰的心里有点紧张,这才听见娘说话了:“她婶子,你尝尝嫩儿媳妇做的菜,以后啊,咱们就是一家人,不分彼此。”

    “兰啊,婆婆以后说什么应着点。”阿兰知道娘说这些无非就是先入为主这样的话,婶子也不好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我阿娘做错了呢?”二牛只是淡淡的说着,他实在是太喜欢阿兰了所以这才提出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娘怎么会犯错?娘不会罚兰的,我儿喜欢的话,娘就把她供着。”中年老女人只是淡淡的说着,她目光多看了两眼阿兰,总是觉得她有什么在勾引二牛,这才道:“儿啊,慢点吃,大家不会和你抢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?阿兰一定会孝顺婶子的,不会惹婶子生气的。”阿兰只是淡淡的说着,这才往一边看去。

    以她之躯盲眼程度,又怎么能奢望再找一个好的人家,而二牛这么听话的夫婿让她更是让阿兰想到就这样吧,嫁给他也挺好的,感情可以日久,时间可以忘记一切不好的回忆,她也应该面对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“不管不管,如果兰媳妇做错了,那也是男子汉大丈夫,阿娘不许骂她更不许打让,不然的话儿子就不理你。”

    阿兰不感动的假的,她心里也在慢慢梵接受这个孩子般的夫君,其实这样倒显得悠闲了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真是太护妻了,看来我们两家喜结连理的正确的选择。”婶子也笑的很自然,她在心里想这样一个瞎子媳妇至少不会招惹些野男人,而且还安分,自然也慢慢接受阿兰。

    感情这种东西就是要天天磨合的,阿兰这才道:“婶子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时候了还叫婶子,是不是改改口了??”中年老女人只是淡淡的说着和娘一起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了?”

    “兰媳妇你快叫啊。”二牛只是淡淡的说着。

    阿兰这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里看着婶子,总有种说不上来的不真实,这才道:“婆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