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书阁_无弹窗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医世天才 > 第227章斩断一切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藏书阁小说网csg99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心情大好的苏翎带着轻快的脚步飞速离开花海。

    随后他们没有迟疑,朝着东方快速飞遁,更是时不时的粉碎空间利用空间通道瞬移加快速度。

    很快的,他们重新回到极西之地的边缘,人族领域遥遥在望。

    “又要去到人族的领域。”看着前方,樱兰的眼眸有些淡淡的无奈,她其实并不喜欢在人族的领域,她更喜欢在极西,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苏翎闻言,停下脚步看着极远处,许久之后才开口:“这次,你便别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我只是不喜欢人族,不是讨厌你。”樱兰显然是误会。

    “不,你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会,苏翎缓缓转头难得的露出些许认真:“上一次,我本想着首尾兼顾,人族和妖族都不出现问题免得平白多上许多麻烦,不过我发现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怎么听不明白。”樱兰满脸错愕,同时不知为何,心绪忽然生出些许淡淡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会明白。”停顿一会,苏翎缓缓开始朝着人族方向倒退:“如今已经到达此地,就算出意外我也不会有任何的损伤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说什么!”樱兰的心绪越发的不安。

    “我准备告诉你一件事,一件,整个妖族谁也不知道的事情。”苏翎的话音变得颇为低沉。

    他准备,自曝身份。

    此刻他本就已经深陷妖族,若是继续纠缠下去,无需太久他很可能就会无法脱身,上一次离开的时候他不想节外生枝,结果和樱兰离开后他才发现,人族和妖族的认知真的不同。

    继续纠缠,有害无益,百弊无一利!

    思索一会,苏翎转头扫视某个方向不着痕迹的扫视一眼,那里什么都没有,不过苏翎知道,那里有一个妖。

    白沁。

    他能感知到那属于风鸾族所独有的气息,很淡很淡,可是因为熟悉,他能认出。

    视线一扫而过,苏翎纵身而起:“我苏翎,为人族,非妖属!”

    流光起,苏翎化为流光跃上天际,几个闪烁便消失无踪...他知道,他和妖族的纠缠应该会划上句号,马上就会彻底的画上句号。

    人族和妖族,并非能和平共处的!

    而樱兰神色则变得极其僵硬,怔怔的看着苏翎离开的流光,半晌无法回神,苏翎是人?她竟然和人族同行如此之久?甚至还芳心暗许?

    树林中某个树梢,白沁缓缓浮现看着即将消失的流光,神色充满错愕震惊还有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是人非妖?她竟然和一个人族定下连理约?

    片刻后,白沁又猛然摇头:“不对,他不可能是人族,我不止一次看到过他的真身,他分明便是火羽金翅枭,属于我妖族的气息,属于我妖族皇族血脉的气息我怎么会认错,他为何会如此言语?他分明有察觉到我就在这里才对!”

    半晌无法明白,白沁一个闪烁靠近樱兰:“将你的通行令给我!”

    “给你作何?”樱兰飞速摇头满脸不愿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找他问清楚。”停顿少许,白沁眼眸露出寒光:“亦或者你认为你挡得住我!”

    空气瞬间变得僵硬,樱兰的神色也变得难看,她此刻虽然有着六尾成为皇族,不过...她只有天元境,而白沁是红尘境!

    白沁本有底蕴开始冲击回生仙之境,只是因为在狩猎之地自行分割本源才导致无法尝试突破,如此能耐的白沁,非樱兰所能敌。

    樱兰也能感知到,她若不取出来,白沁是真的会动手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挑衅我的耐性吗?”白沁的面容开始变得不耐,除却面对苏翎,她的性子从来便与和善不沾边。

    “给你便是!”虽然樱兰恨得牙根痒痒的,不过还是取出通行令挥手抛出。

    白沁面容露出笑意,挥手化出一个巨爪就要去接通行令。

    “嘭...”一道剑光忽然自苍穹之巅落下,正好击中通行令...那玉石铸造的通行令瞬间就被剑光粉碎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此刻,我和妖族才是真正的画上句号......来日再见,刀兵以对。”苏翎的呢喃在天空回荡,而后他的身形消失在空间波动之中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一边呢喃,白沁看着粉碎的通行令发怔。

    没有这人族特意炼制的通行令...她怎么出去?

    之前被斩杀的人?他们身上根本就没有通行令,一枚都没有!没有任何人有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阵法边缘。

    苏翎靠近看不到的阵法边缘,沉默一会看向身后:“此次离开我便会找地方闭关突破,待到抵达红尘便即刻准备继续突破回生仙,如此想来最少会有数百年的忙碌...数百年的时间,想必足以抹去一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苏翎毅然转身离开大阵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极西深处,樱所居住的花海地下。

    樱依然还在静静的捏印,逸仙也已然静静的被悬挂在半空,双眼紧闭。

    不知多久后。

    正在捏印的樱手腕忽然一颤,随后猛然抬头:“发生了什么,他的剑心为何会...”

    “嗡嗡...”剑鸣之声忽然在此地不断的回荡,越是回响越是尖锐,此地分明没有任何一柄剑的存在,可是逸仙的周身却开始出现密密麻麻的剑气,他周边的空间更是不断的崩塌。

    此刻谁在他的身边跨越空间,百分百陷入空间乱流!

    “他的剑心怎么会忽然爆发,我不是已经以幻境将他彻底迷惑吗?”樱的身体微微有些发抖,那不是害怕,那是气的!那是怒火!

    半息后。

    悬挂在半空的逸仙忽然睁眼,一个闪烁便落地,无数的剑气瞬间汇聚在他的身后,好似随时展开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若是寻常人可能会畏惧,不过樱并没有害怕,反而露出一抹冷意:“我倒是小觑了你这位仙君...不过此刻挣脱应该不好受吧?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好受,不过总比心神失守沦为傀儡要来得好。”一边说话,逸仙一边伸手擦拭嘴角,那里有一股殷红的血迹。

    暗暗的他心中充满侥幸,能脱困非他之力,而是被困幻境的他神魂被攻击...他知道攻击何来。

    逸仙想到之前神魂传来的那一缕攻击,内心极其庆幸,他知道攻击何来。

    那是他留在神域宗之内的神魂,对他而言不算什么,就算被粉碎他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,只是那神魂被粉碎的地方离他很近,也是因为那一缕神魂的被粉碎他才会惊觉那是幻境,强行破开幻境脱困。

    反噬不低,可是就如他所言,总比心神失守要好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如此,他没有随意出手。

    而樱此时也充满忌惮,因为她不知道逸仙到底是如何脱困。

    互相对峙半晌,逸仙双眼微眯:“你留不下本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呢?”樱的双眼开始弥漫出莫名的光泽。

    “让我离开,省却无干厮杀。”逸仙神色不变。

    “想走,可以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会,樱忽然冷喝:“幻!”

    “早就防着你了!”逸仙身影一闪消失无踪,他周边的剑气瞬间爆发朝着周围扩散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”山崩地裂,此地瞬间崩溃,无数的大地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花海。

    涟漪起,逸仙出现在此地,扫视周围一眼身形便再度消失:“就此告辞!”

    半息后,一道涟漪浮现,花海恢复平静,樱也现身在此地。

    静静的站在花海半晌,樱才抬头看向花海中心:“逸仙剑心已经被我俘获大半,最迟半年便可将之化为傀儡....必然是有外力的借入,若不然他怎会忽然恢复心神,我又为何因为措手不及而无法阻拦!”

    话音颇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逸仙跑了?”妖皇忽然现身花海,神色颇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他跑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一会,樱缓缓闭眼:“这花海,最近只有苏翎和樱兰来过,逸仙脱困和他们脱不开干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”迟疑半晌,妖皇眉头微皱:“苏翎为火羽金翅枭,樱兰有着九尾狐血脉,按照你的估计她成功进化为九尾狐的希望虽然很低,却也总算是有些希望,若不然你也不会带她来花海,他们没有理由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是没有理由,他们在逸仙手下险死还生,恐怕都恨不得宰了逸仙。”

    不等回答,樱又低语:“可逸仙脱困绝非无缘无故,进这花海者,只有他们。”

    妖皇闻言,脑海顿时开始飞速旋转,而后他又露出浓浓的不解,在他看来,无论是苏翎还是樱兰都没有任何的理由如此。

    可若不是他们,逸仙又不可能无缘无故能逃走。

    事出,必有因!

    原地思索很久妖皇才抬头:“此时我会找

    -->>

    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藏书阁小说网csg99.com】,更新快,无弹窗,免费读!

    妖立刻去详查,至于逸仙,逃走也便逃走吧,待到我妖族对人族展开反击,区区一个强者,无足轻重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

    镇妖城之外。

    苏翎看着不远处千里高空的镇妖城,沉吟一会还是摇头放弃进入镇妖城。

    麻烦,太麻烦,去见到夏侯熠等人,他还需要费心去解释之前妖族领域内的行为,还需要去解释其他。

    既然如今已经斩断,那么没必要去解释,随风而逝便是。

    亦或者是苏翎内心有些淡淡的难受,或许是因为不舍,也或许是因为其他,只是他不愿意多是思考。

    他就算想做什么,此刻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只有天元境修为的他,还没有资格去挑衅规则,既然身在仙界,那么便要遵守如今神域宗所制定的规则,除非...他有足够的实力去对抗神域宗。

    若无实力,只能遵守,不然后果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实力啊。”轻叹一声,苏翎扫视一眼妖族的方向,转到朝着绝地之城而去,同时暗暗决定,不利用圣心果突破回生仙,绝不出世!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一缕涟漪其,一个面容俊朗的青年浮现在苏翎的眼前。

    逸仙!

    苏翎心绪发寒,不着痕迹强压面容不露出异样后退:“苏翎。”

    “苏翎?这名字本君听神王提起过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逸仙的眉头微微一皱:“本君感知到,你的心对本君充满着拒而远之。”

    “仙君说笑了。”苏翎顿时露出一抹淡淡的尴尬,内心则暗恼,早知道逸仙如此,他之前就不该救。

    逸仙却是不知苏翎的想法,而是微微摇头:“你收敛得很好,不过本君能到你对我的些许淡淡敌意,虽不知敌意何来,本君却也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仙君之言,苏翎越来越糊涂了。”苏翎心绪再一次发寒,这就是仙君的实力?那之前看起来不显山不露水的冕旒神王是如何?那位帝尊邪月的实力又如何?

    “你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会,逸仙露出些许笑意:“本君自你身体周围感知到一缕属于本君的神魂之意,虽然不知具体经过,不过本君也能猜到,当是你带着放置有本君神魂的容器进入妖族。”

    “容器?”想到之前的玉牌,苏翎不语。

    “本君离开妖族遭受反噬需要疗伤,也便不多逗留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会,逸仙身形悄然消散:“无论你因何目的又为何冒死潜入妖族救援,本君尽皆欠你一人情,你可凭那人情让本君助你一事,除却对我神域宗仙君以及五位帝尊下手,除却背叛我人族,无论何事,皆可!”

    苏翎看着之前逸仙出现的地方,神色微怔,人情?

    只要不是对其余仙君以及五位帝尊,只要不是背叛人族,什么事情其都会答应?这人情,大发了!

    虽然苏翎很愤怒之前逸仙的举动,不过他却不得不承认,其身为仙君,既然说出来,自然不会反悔,若是利用得好,那一个人情的价值难以估量!

    不,甚至无需利用,他只需要放出风说逸仙欠下他的人情,浩瀚仙界自然会有数不清的家族和各种势力巴结。

    半息后。

    苏翎猛然摇头:“人情虽大,可惜我此时修为低了些,暂时无用。”

    他此刻只想找地方突破,只想压下一切事物突破,对其他的,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........

    镇妖城,最中心。

    “逸仙,你的伤势如何?”逸仙刚回到镇妖城,七情和无尘顿时现身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停顿一会,逸仙眉头微皱:“那头九尾狐的幻术是越来越高明了,哪怕我被神魂刺激明白那是幻境,却也强行以耗费神魂反击数天才勉强破开幻境,若非当时她摸不准我为何能看破幻境不敢随意出手,恐怕我就算醒来也会再度被困。”

    逸仙对能脱困极为侥幸,话语之间有些淡淡的心悸。

    “如今的情势...”沉默一会,无尘轻拍逸仙肩膀:“先疗伤吧,你此刻神魂虚弱到极致,若是被不怀好意者趁虚而入,恐怕会真的会大事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我闭关期间,这镇妖城便暂且劳烦你们镇守。”

    刚准备离开,逸仙又抬头:“能离开全亏神王曾经提起的苏翎,我承诺欠下他一个人情,若是他来镇妖城寻我,记得告知于我。”

    ..........

    西域不知何处。

    苏翎看着脚下的山脉露出些许笑意:“离开镇妖城后我全力飞遁三月,如今距离极西已经不知多远,我又未曾与人联系,想必能安静的在此地闭关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苏翎一头扎入山脉,同时挥手布下一连串的禁制确保无人能打扰。

    在他的感知中,这山脉气息最高不过青阳境,应该是一个实力微弱的地方,他在此地闭关,必然不会有人能察觉。

    禁制中。

    苏翎本准备直接开始闭关思索一会又带着笑意取出潇湘琴,此物等级太高,用来攻击对他的消耗太大,可是用来辅助修炼可算是一个宝物。

    什么都不需要做,将琴取出来便能自发的不断汇聚火属性力量,对修炼大有裨益。

    取出潇湘琴后,思索一会苏翎便摇摇头不在犹豫,吞下一颗辅助修炼的丹药就陷入修炼之中,同时将身上的传讯玉牌尽数封锁,天大的事情也没有谁能联系到他。

    .......

    一晃,悠悠三十载过去。

    这三十年,诺大的仙界仿佛没有什么变化,有强者崛起,也有强者陨落,对寻常人而言,仙界还是那个仙界,不会因为区区三十年便生出变故。

    可是对强横实力的掌权者而言,这三十年却是有些不对劲,说不清数量的掌权者尽皆都发现神域宗的势力开始缓缓汇聚,一股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不断的侵袭。

    想要去仔细寻找原因,却一直找不到。

    极西之地妖族?妖族依然被封禁在极西无法逃走,大阵更是无忧。

    魔族?仙魔战场还是来样子,一会仙界赢,一会魔界赢,不过打来打去都只是红尘境之间的小打小闹,至强者并未交手。

    仙界西域某处,苏翎的闭关之地。

    “嗥...”苏翎忽然扬天长啸,一缕缕音波朝着周围蔓延。

    “咔嚓...”他之前布置的禁制纷纷破碎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...”地动山摇,以他盘坐之地为中心,地面崩塌,山岳破碎,不过一眨眼的时间,方圆五十里便因为音波而毁灭,随着音波的扩散,毁灭还在飞速增加。

    “终于,突破了!”苏翎停下长啸,猛然起身,面容充满笑意,他能清晰的感知到,他的肉身虽然没有增加多少,可是体内仙力的总量增加十倍不止!

    杀伤力,神念,神魂强度等等一切的一切尽皆都暴涨。

    毫不客气的说,苏翎有自信,此刻的他若是对之前的他出手,随意一击就可斩杀,这便是红尘境,却又非红尘境所能有的实力!

    红尘境的天才人物便能开始发挥出属于红尘境的极限力量,而红尘境的天骄,能发挥出不足回生仙却又超过红尘境的惊世之力!

    回想之前的三十年,苏翎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天元境突破红尘境说起来在他的预料中简单,不过实际上并不简单,他本以为最多十余年就能突破,却没想到整整三十年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化身有着红尘境的能耐,多闭关三百年恐怕都不一定能摸到红尘境的边缘。

    若是其余人知道苏翎对突破的时间化为有些不满意,恐怕一个个都会恨不得杀了苏翎用以解恨。

    在这仙界,多的是终生被困天元境却无法突破的人,更是有不知多少连人无双仙都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片刻后,苏翎面容的笑意开始收敛:“圣心果在手,突破回生仙对我当是不难,只是...我怎么突破?”

    苏翎发现,他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直接服用圣心果?他此刻如何突破都不知道,服用圣心果除却浪费再无任何用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比不得之前,红尘境之前,他因为有着枭的记忆,什么时候应该做什么他都很清楚,可是此刻不同,红尘境便是枭往昔的巅峰,接下来应该如何,苏翎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继续修炼?”思索一会,苏翎又悄然放弃。

    继续修炼应该无用,因为踏入红尘境的他,此刻的天地万物在他的眼中看起来有些不同,具体是什么他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天地还是那个天地,山水还是之前的山水,一切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苏翎看过去就是和之前有些不同,具体什么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罢了,想办法去找个强者请教一番接下来如何。”轻叹一声,苏翎身影一晃便消失不见,留下的只有被毁灭的山脉以及重重空间波动。

    空间通道。

    思虑在通道中闲庭散步行走,看着五彩琉璃的空间以及数不尽的乱流,嘴角笑意弥漫。